·23个物流枢纽入选2019年国家物流枢纽建设名单    ·8月商用车销量同比下降 重卡同比增长2.0%    ·开瑞优劲T70L/T72L 奋斗者的致富宝    ·湖南湘江新区与华为携手共建智能网联汽车产业生态    ·安凯客车出口韩国,助力当地打造绿色旅游交通    ·特斯拉电动皮卡“跳票” 发布推迟到11月    ·全国主要公路气象预报(9月10日20时至11日20时)    ·艾里逊变速箱收购铝铸件供应商沃克压铸    ·安凯10.5米氢燃料客车亮相2019国际节能与新能源汽车展    ·凯斯纽荷兰工业集团发布转型共赢战略 创造更多价值    ·罗少华:选择依维柯欧胜 缘于对依维柯品牌的信赖    ·全国主要公路气象预报(9月9日20时至10日20时)    ·硬派出场 徐工重卡2020升级版“G9-550硬漢”亮相    ·“2020升级版漢風G9-550硬漢”佳节钜惠    ·牵手舍弗勒 长沙加速拥抱自动驾驶之城    ·一汽轿车置入解放100%股权 加快整体上市进程    ·网络平台道路货物运输经营管理暂行办法明年实施    ·日产CEO西川广人涉嫌薪酬违规,将于本月辞职    ·公布股权激励计划 长城汽车用人才战略抓住未来    ·全球化战略发力 长城汽车8月销量破7万   
当前位置   首页 > 客车站 > 校车 > 正文
中经搜索

有刚需却难运营 校车运营商发出“呐喊”

2019年06月20日 08:35    来源: 中国汽车报 姚会法    

  青少年儿童是国家的未来,保障中小学生上下学安全是关系社会、学校、家庭等各方面的大事,而校车作为接送学生的一种主要交通工具,承载着太多的责任与使命,对于校车运营企业来说,这本身是一件光荣而又具有积极意义的事情。

  但是在现实运营中,校车发展却因为种种问题,让身为校车运营商的王卫华迷茫了起来。

  王卫华,现任湖南省洪江市平安校车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日前他向《中国汽车报》记者介绍,该公司于2017年9月成立,自筹资金1100万元先后购置了55辆国标专用校车并服务于洪江市15个乡镇,覆盖了22所中小学及幼儿园,解决了3200多名学生上下学的安全乘车问题。

  “但是两年来的安全运营,我们却碰到种种问题阻碍了公司的发展,这些问题也是当下校车推广、发展的瓶颈。”王卫华告诉记者,每年两会期间,都会有两会代表提出对校车发展的重视,但是时至今日,我国校车依然发展缓慢,而究其根本,运营成本高、管理压力大以及缺乏政策支持是其中的主要原因。

  运营成本增加、管理困难

  王卫华指出,随着社会的发展,物价也在不断上涨,他们公司运营成本也在以每年3-5%的速度递增,而公司的收入却没有增长,造成公司运营举步维艰、难以继续。

  “目前,公司运营支出的两大重头是人员工资成本以及燃油开支。其中在员工工资上,我们为了留住本来就匮乏的农村驾驶员资源,在与他们签署的劳动合同中明确了给他们购买五险,同时每增加一年工龄每月工资增加100元,工资涨幅率在3%左右;而另一重大开支就是燃油开支,燃油从2017年的5块多上涨至今接近7块,涨幅超过20%,就燃油成本这一块公司每年增加开支近20万元。而我公司的收入却没有任何的增加,学生收费没有增加,财政补贴力度没有增加,这就让我们这些校车运营公司难以生存下去。”王卫华解释说。

  对于校车运营成本高的问题,王卫华进一步表示,校车因其专用属性,使用率低、运营成本高、盈利困难。因为购置满足国标标准的校车成本很高,并且校车运营的成本也很高(包括司机、保险、燃油、维修),如果算上折旧的话,一辆校车大概需要10年才能收回成本。如果没有政府的补贴和扶持,很难维持,部分运营者甚至已经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

  校车司机难招、公司发展后劲不足

  “根据《校车安全管理条例》的要求,校车司机必须是B1以上的驾驶员连续三年没有违章记录并没有酒驾、吸毒等违法记录才能办理校车准驾证。而在我们当地具备上述条件的驾驶员少之又少,就算有几个具备条件的驾驶员也都外出找工作,而不愿意留在家里开校车。因此驾驶员资源匮乏,成为公司业务扩大的重大阻力。”王卫华表示,专业校车司机难招是业内普遍存在的现象,其主要原因就是与货运司机收入差距太大。“即便校车的运营时间比较固定,每天也就上学、放学这几个小时,可以说工作非常轻松,而我们也开出了高于市场水平的工资,但依然招不到合适的司机。”王卫华说。

  并且,按照新出台的校车标准,19座以上的校车必须要持有A1驾照的人才有资格驾驶。而根据交警部门的要求需取得A1驾照后3年才能办理校车准驾证,更是加重了校车司机缺乏的严峻局面。

  “目前,我公司投放的55辆专用校车中,其中19座的专用校车有50辆,19座以上的专用校车只有5辆。”王卫华补充说。

  况且,从运营成本来说,19座的专用校车每天早晚跑三趟可以接送学生50人左右,而37座专用校车每天早晚跑三趟的话,可以接送100人左右。两者的学生接送收入相差近一倍左右,而成本增加却不到一成。

  “因此,随着我国对农村道路的扩宽提质的进一步深入,很多原来只能投放19座车的道路由原来的3.5米改造拓宽至4.5米后,完全能够投放37座的校车用于接送学生,但却因为种种问题,导致公司根本就不敢鼓励驾驶员增驾。”王卫华表示。

  一年“两检”时间紧、任务重

  值得注意的是,校车作为特种车辆运营,每年“两检”无可厚非,但在实际运行过程中,车检部门要求车辆只能在当月检车的要求增加了实际操作的难度,既不能提前也不能推后,只能在当月完成。

  “这个要求对于幼儿园的自备校车来说没有什么压力,但对于我们这样的校车公司来说却压力巨大。”王卫华解释,每年的3月和9月是检车高峰期,检车部门一般只有周一到周五工作时间检车,但他们公司的车辆周一至周五都要承担学生的上下学接送任务,也就是说正常工作日的检车时间只有上午十点到下午两点这个时间段,除去检车部门中午休息的一个小时,留给他们的检车时间每天实际只有三个小时,三个小时按照每辆车辆检车需要20分钟计算,每天最多只能检验9辆车,这中间还是没有包括穿插社会车辆检车和网络延时耽误的时间,而在实际检车过程中基本上每天都只能检测5辆左右。

  “所以在每个检车月我公司的所有人员放弃其他日常工作都全力以赴保证完成检车任务,对我们来说压力太大了。”王卫华补充说。

  呼吁政策支持 解决运营之困

  2012年,在国家的大力支持下,校车成为了各大客车企业产品研发推广的重点,然而7年过去了,我国校车却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推广、运营。据统计,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计算,我国约有46万多所幼儿园、小学、初中,而我国校车的销量每年却只有2万辆,远远低于我国学校的数量,如果按在校生数量计算,那么这个数字的差距将会更大。

  据测算,如果全国适龄孩童都乘坐专业校车上下学,专业校车的需求在80万-120万辆之间,而目前市场上专业校车的保有量仅有14万辆,存在巨大缺口。

  一方面是我国具有庞大的校车市场刚需,一方面是校车运营者的发展之困。而如何实现校车运营的赢利成为校车推广过程中一个最棘手的问题。王卫华表示,希望我国相关部门在校车运营过程中能够给予一定的政策支持和绿色通道。


(责任编辑:龚磊)

行业精英

胡汉杰:解放欲打造世界一流企业

胡汉杰:解放欲打造世界一流企业

胡汉杰表示,解放在2015年制定了十三五规划,未来...

杨正旭:重汽抢抓一带一路机遇

杨正旭:重汽抢抓一带一路机遇

杨正旭表示,六十年来,重汽高度重视国际化战略,...

谭旭光VS王金玉:合作才是硬道理

谭旭光VS王金玉:合作才是硬道理

近日,福田汽车党委书记、总经理王金玉率领管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