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动车登记新规实施 严格“两客一危”管理    ·90年代江淮人手工敲出全国第一台客车专用底盘    ·依维柯新得意流动售卖服务车交付武汉浩利天成    ·4月汽车产销几近腰斩 全年有望实现平稳发展    ·国内首款!红岩杰狮H6纯电动牵引车成功通过WVTA认证检测    ·4月销量再夺冠 中国重汽成行业唯一“破万”企业    ·七大品牌齐头并进,助力一汽解放澎湃前行    ·揭秘梅赛德斯-奔驰卡车第二代MirrorCam四大亮点    ·全国主要公路气象预报(5月11日20时至12日20时)    ·4月宁德时代动力电池装车量5.08GWh 占比38.28%    ·4月汽车产销创近十年月度新低 供应链或成最大困境    ·“主驾无人”车首度获批 自动驾驶发展进入快车道    ·4月商用车销量下滑60% 重卡降幅超70%    ·中国重汽成都商用车100辆纯电动渣土车批量交付    ·售价13万起 江西五十铃皮卡铃拓GANK汽油版上市    ·售价16万元起 江西五十铃mu-X牧游侠QUARK上市    ·不只新车上市 江西五十铃“510铃聚日”惊喜不断    ·货车司机给车牌做手脚 北京交警:雕虫小技    ·采埃孚商用车电控紧凑型空气处理单元量产    ·康明斯与斯堪尼亚携手打造燃料电池重卡   
当前位置   首页 > 滚动新闻 > 正文
中经搜索

东风汽车:强化案件查处成果运用 监督保障新能源业务健康发展

2022年04月25日 15:04    来源: 中国纪检监察报 韩亚栋    

  近日,作为国内四大汽车集团之一的东风公司下属企业——东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股份公司”)披露数据:2022年1至3月,股份公司所属新能源业务面对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共销售整车4048辆、同比增长128%,利润同比增长43%,实现一季度“开门红”。过去一年,股份公司新能源整车销量10738辆,同比增长91%,重回国内轻卡行业纯电动领域领先行列。

  此前,股份公司新能源业务一度遭遇前所未有的困境。个别不法分子以大额订单为诱饵,“围猎”、裹挟股份公司新能源业务使其持续向外输血,业务链逐步被架空,股份公司新能源业务被捆绑套牢。

  股份公司新能源业务系列腐败案发生后,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四监督检查室指导和湖北省纪委监委支持下,东风公司纪委与襄阳市纪委监委切实加强对国有新能源汽车领域新情况新问题的研究,坚持从查清事实、追赃挽损、防控风险、弥补漏洞、重塑生态等方面同步发力,以高质量监督保障公司新能源业务高质量发展。

  “这些人恨不得连新能源汽车的一个螺丝钉都要指定关系户来转供”

  将一张纸条的两头,翻转180度后连接起来,它能将正反面统一为一个面,形成一个无限循环,这被称为“莫比乌斯环”。在资本市场,“莫比乌斯”困境是指企业陷入只能依靠烧钱输血维持现状的死循环,一旦陷入,再难脱身。2014年至2020年,股份公司发生系列腐败案,其新能源业务陷入“莫比乌斯”困境。

  该案的关键“围猎者”陈某,是一名毫无汽车制造从业经历的资本运作者。2013年,陈某先后注册成立了数百家新能源汽车零部件代理和整车销售运营业务的关联企业。2014年,陈某结识了股份公司零部件供应商业务员李乐,经李乐牵线,找到时任股份公司襄阳旅行车有限公司新能源项目负责人廖纲庆,表示要“订购1万辆A08新能源车”,但同时提出:车型项目的相关零部件,必须由陈某控制企业加价转供。陈某做出承诺:如果合作成功,就允许廖纲庆代理部分零部件业务,“有钱一起赚”。

  尽管陈某、李乐提出的合作条件苛刻、不符合企业常规,但在利益驱使下,廖纲庆同意与二人“结盟”,并极力游说时任股份公司襄阳旅行车有限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李争荣,全力促成项目达成。此后,陈某逐步拿下股份公司新能源业务与其控制企业有业务接触的核心人员,销售、采购、财务、研发等关键业务领域均有人员涉案。

  在陈某“围猎”下,李争荣给予了陈某控制企业几乎所有优惠政策,包括指定供应商的特权,允许高价转供核心零部件,禁止其他经销商销售陈某控制企业定制的车型……这样一来,其实是将企业供应链、市场销售主导权拱手相让。零部件的加价转供造成整车价格高昂,让股份公司新能源汽车产品彻底失去市场竞争力,陈某企业所属销售公司,则成为唯一“救命稻草”。由此,股份公司新能源业务逐步被陈某及其控制企业所绑架。

  领导干部贪污受贿、滥用职权,中层人员跟风腐败,个别关键岗位干部沦为“内鬼”、变为“掮客”——在不法分子有预谋、分层级的拉拢腐蚀下,股份公司新能源业务逐步放弃新能源汽车的研发战略,沦为陈某企业的“代工厂”、组装厂。

  “这些人恨不得连新能源汽车的一个螺丝钉都要指定关系户来转供。如果没有及时查处此案,股份公司新能源业务就彻底完了!”股份公司一位老职工痛心疾首地说。

  在做好风险管控的前提下铲除“蛀虫”,企地联合揭开系列腐败案的“盖子”

  2019年7月,东风公司纪委收到十九届中央第三轮巡视移交的反映时任股份公司副总经理李争荣涉嫌滥用职权等问题线索。同年9月,东风公司纪委对该问题线索进行初核,发现李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此外,也发现股份公司新能源领域还有多名领导干部、员工涉嫌违纪违法。以腐败问题为诱因,该企业已形成大量应收账款及其他法务诉讼风险。考虑到新能源业务政策性强、业务链长,在向同级党委报告后,东风公司纪委决定在做好风险管控前提下铲除“蛀虫”。

  东风公司党委、股份公司党委研究后,先后调离李争荣、新能源事业部总经理梅小明等新能源业务核心人员,组建了新的运营管理团队,全面梳理与陈某企业的业务,分类进行管控,及时停止加价转供、赊销等违规行为,彻底清理违规担保行为和非终端客户的“大客户”。

  2019年12月,东风公司纪委给股份公司党委下发纪律检查建议书指出:在执纪审查过程中,发现你单位在新能源汽车销售过程中存在巨大经营风险,责令你们全面梳理与陈某及其控制企业的业务往来,制定风险管控计划,加紧清收应收账款,严格管控经营风险。

  股份公司党委书记任组长,组织纪检、法务、财务、审计及新能源事业部相关人员成立风险管控专班,明确时间节点,任务到人头,化解应收账款、积压零部件、滞销车辆、法律诉讼等风险,定期分析研判、督促整改落实。截至2022年3月,重大风险项目已化解6个,风险金额下降80%。

  2020年10月15日,东风公司纪委按照上级纪委监委要求,将李争荣有关问题线索移送湖北省纪委监委,湖北省纪委监委指定襄阳市纪委监委办理。2020年10月26日,东风公司纪委与襄阳市纪委监委成立联合专案组,并在企业内部抽调多名有法律、财务、审计、采购等专业背景人员,参与调查新能源业务系列腐败案。

  截至2022年3月底,股份公司新能源业务系列腐败案件已立案16人,其中采取留置或其他措施14人,16人中涉及股份公司员工10人,供应商6人。随着李争荣、陈某等人的到案,股份公司新能源业务系列腐败案的“盖子”逐渐被揭开。

  襄阳市纪委监委第一审查调查室主任付洪苍告诉记者,股份公司新能源业务系列腐败案是一场有组织有计划的“围猎”与甘于“被围猎”的犯罪活动,其犯罪手段隐蔽复杂,犯罪情节恶劣,造成国有资产巨额损失,也严重阻碍了企业新能源业务发展。

  “不能以所谓新业务新商业模式为由,去突破制度规矩”

  个别领导干部不讲纪律规矩、风险意识缺失,滥用职权,风险形成后未及时有效管控,是案件危害巨大的原因。例如,李争荣在担任股份公司副总经理期间,违反公司经营委员会会议决策,私自决定将陈某企业的电池质押更改为采购,形成大量库存积压,并在整车定金未支付和订单被取消的情况下,仍然执意推动向陈某企业的关联公司支付加价后的电池款,给股份公司造成巨额经济损失。

  “股份公司新能源业务监管体系存在严重漏洞,有制度不执行、乱执行,职能职责不清,权力边界、责任主体不明,管理体制机制失序,导致上级工作部署在执行过程中严重变形走样,形成较大风险。”专案组有关负责人说。

  针对案件暴露的企业管理问题,东风公司纪委、襄阳市纪委监委等办案单位边办案边提出整改建议,督促股份公司新能源业务领域健全完善监管机制,持续规范新能源业务领域制度建设,增强制度执行刚性;深化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专项整治,推动关键岗位轮岗制度落实落地。强化法务、财务、审计监督,探索实施业务流程网上审批、全程留痕、各负其责、终身追责,切实杜绝“一言堂”“一句话”“一支笔”等现象。

  采购业务领域,优化完善《潜在供应商准入及外制件新品供应商选择管理》《供应商日常业绩评价》等管理标准,将原来由代理商转供改为直接向零部件企业采购,去除“中间商赚差价”的环节,零部件采购成本实现了20%以上降幅,供应链安全得到加强。

  销售业务领域,优化整车销售模式,制定《大客户管理办法》《经销商网络标准管理办法》等制度,促进经销商、大客户、行业客户“三类战略市场”均衡发展,优化平台类物流客户、运营类物流客户、专用车客户“三类战略客户”结构,终端销售网络数量提升66%。加强对经销商信用风险的评估应对,完善对经销商的追偿机制,促进营销网络健康发展。

  财务业务领域,为规范新能源商品车的定价工作,完善《新能源汽车价格商务管理办法》,调整发布《新能源商务政策管理办法》,杜绝了不是终端客户的“大客户”,严格商务返利兑现政策,强化财务付款的审核和监督,规范新能源汽车业务价格体系。

  研发业务领域,协同采购、供应链等业务完善管理规范、制度流程20余项,建立《新产品试制管理办法》《样车样件处置管理办法》等管理标准,统一大小“三电”的技术控制策略,零部件标准化、通用化比例达70%,建立健全项目评审机制,规范了供应商的准入、变更,强化了物流车型、专用车型、冷链车型“三类战略产品”的持续建设。

  “必须坚持靠制度管人、靠流程管事,使权力在监督制约下运行。”股份公司新能源事业部相关负责人介绍:“惨痛教训警示我们,不能以所谓新业务新商业模式为由,去突破制度规矩。现在企业上下坚持合规守纪,新能源业务发展更加稳健。”

  强化案件查处成果运用,发挥全面从严治党引领保障作用

  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是我国汽车工业的前进方向,也是国有企业践行“国之大者”的历史使命。纪检监察机关保障和服务企业发展新能源汽车业务,既是义不容辞的监督责任,也是不容有失的政治任务。案件查办过程中,东风公司纪委、襄阳市纪委监委坚持查清事实、追赃挽损、防控风险、弥补漏洞、重塑生态一体推进,推动企业改革经营不断向好。

  充分发挥全面从严治党引领保障作用,开辟新能源业务高质量发展新局面。此前,股份公司新能源业务个别领导干部满足于定制车型带来的短期效益,没有着眼企业长期可持续发展打造新能源业务核心竞争力。更痛心的是,管理失序、底线失守,使得企业“城门大开”,把“围猎者”迎到了家里。东风公司纪委与襄阳市纪委监委推动股份公司党委把讲政治要求贯穿新能源事业各项工作中,紧密围绕东风公司党委对新能源业务的定位和要求, 树立正确的考核激励导向,完善绩效评价管理机制;强化风险管理,堵塞监管漏洞;优化产品线布局,推进商研、制造和营销领域新的组织机构顺畅运转,坚决取消反配套、贴牌车型;整合区域营销资源,提升区域市场新能源车型渗透率,以最可靠的产品、最优质的服务,跑出新能源事业发展“加速度”。

  持续整治“靠企吃企”等突出问题,坚决清除啃食国有资产的“蛀虫”。东风公司持续加大“靠企吃企”、设租寻租、“影子股东”、“影子公司”等问题监督整治力度,层层压实责任,推动整治工作向纵深发展。持续深化采购、广告、研发、废旧物资处置等重点领域专项治理,针对重点业务、关键环节深入排查廉洁风险。常态化开展党员领导干部及关键岗位人员亲属违规经商办企业问题监督,通过大数据核查领导干部及关键岗位人员亲属经商办企业信息,着重分析研判涉嫌“影子公司”“影子股东”问题线索。健全工作机制,形成监督合力,在企业外部,建立与湖北武汉、襄阳、十堰、咸宁以及广东、广西等地纪检监察、公安、检察院、法院等机关的协同机制,深化联合办案机制;在企业内部,健全完善纪委、巡视巡察、审计、组织、财务、规划、法务等监督主体在信息沟通、线索移交、成果共享等方面协同机制,压实监管责任,形成监督合力。健全“黑名单”监管机制,对304家存在行贿、不诚信等行为的供应商及关联企业实行禁入管理,并在行业内共享。

  以案件查办为突破口,推动形成惩的震慑,东风公司各级纪委共立案746件,给予党纪政务处分884人,协同地方监委及公安机关,对60名企业内部人员和29名外部人员采取留置措施,对18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移送司法机关56人,一些时间长、跨度大、涉案人员众多的“塌方式”腐败案件被连根挖出,一些辞职、退休多年的腐败分子相继落入法网。“惩戒是手段,治理是目的。我们保持高压惩治,不只是为了清除企业里的‘蛀虫’,更重要的是通过发现问题、挽回损失、堵塞漏洞、完善制度、提升管理,推动企业高质量发展。”东风公司党委常委、纪委书记,国家监委驻东风公司监察专员温树忠说。


(责任编辑:马瀚明)

  – 行业资讯

  – 交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