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风神携旗下品牌新品亮相上海国际轮胎展    ·老“旗舰”变新“标准” 新款东风天龙外观没新意    ·上汽红岩格尔木销售公司开业 落子西部物流新市场    ·“921”治超一周年 交通部开展治超走访调查    ·“扫码乘车” 安凯客车领衔合肥智慧交通新时代    ·解放J6L 4DH超值版全国总投放 现场成交319台    ·交通运输部启动“十三五”规划中期评估工作    ·贵州农村公路2017年将实现“双通”    ·14部委发文促道路货运发展 完善城市物流体系    ·全国主要公路气象预报(9月20日20时至9月21日20时)    ·49吨标载油耗百公里25.52L 重汽实况挑战赛圆满收官    ·新能源电动物流车难越3万公里?    ·原林肯中国刘继升出任江铃常务副总经理    ·加快重振红旗品牌 一汽集团进行大规模人事调整    ·贝恩与G7联合发布货运研究报告 大数据成增效关键    ·大众集团自动驾驶车辆蓄势待发 Sedric只是开始    ·界龙金属屡教不改“获罪” 对主机厂影响可控    ·十八大以来我国积极解决贫困地区交通短板    ·山东高速公路人工收费车道月底可“无感支付”    ·全国主要公路气象预报(9月19日20时至9月20日20时)   
当前位置   首页 > 零部件站 > 行业动态 > 正文
中经搜索

涨个不停!汽车零部件企业面临成本难题

2017年03月06日 08:51    来源: 中国轮胎商务网    

  2017年,涨声一片,在汽车零部件行业,由于各种原因导致的经营成本增加,使企业尤其是中小型汽车零部件企业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这种压力在2017年来得更快,也更猛。外部环境不景气、企业盈利更难、研发遭遇资金瓶颈、调整转型方向不清等让零部件企业陷入生存困境。存亡之际,如何杀出一条生路,走出这场“生死迷局”,成为零部件企业不得不思考的命题。

  汽车零部件,汽车零部件

  成本普涨 涨幅难以承受

  “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是导致经营成本增加的主因。”零部件企业的这声叹息得到了数据佐证:

  天然橡胶价格从2015年底的7000~8000元/吨涨到目前逼近20000元大关;国内现货基础油价格从2016年4月至12月累计上涨25%,今年第一季度基础油价格预计较去年同期将上涨约30%;部分有色金属等原材料价格平均涨幅20%左右;低碳钢等金属原材料采购价格上涨70%~80%;芯片等电子进口零部件价格上涨10%左右;异氰酸酯、聚醚(俗称白料、黑料)等化工原料价格已翻番……

  这只是其一。物流运输成本增加、汇率变动、包装费用增加等也是零部件企业经营成本增加的因素。

  据悉,2016年9月底实施的《汽车、挂车及汽车列车外廓尺寸、轴荷及质量限值(GB1589-2016)》,重新修订了物流运输车辆的限重标准,使单次车辆所运普货吨位减少,由此造成运价上涨。

  对于有进出口业务或者依赖进口材料的企业,汇率的持续变动导致他们经营成本不断攀升。

  常规难破 只能“忍气吞声”

  制造成本上涨,必然引起产品售价上涨,但据了解,除轴承、轮胎、润滑油行业出现涨价外,大部分细分零部件产品并未出现涨价情况。

  多位业内人士指出,目前国内整车企业一般按年逐渐降低零部件采购价格,每年降价幅度在5%-10%之间,个别达到一定规模的配套项目降价幅度会更大。这就意味着,大部分零部件企业需依靠自身消化来自于上游产业的成本压力。

  佩尔哲汽车内饰中国区销售总监陈福利介绍,不仅佩尔哲,其他外资内饰相关企业同样面临生产成本快速上涨的现状,并且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很多外资零部件企业在与整车企业合作中,也没多少话语权。

  汽车零部件企业在原材料供应商与整车企业或者经销商之间当“夹心饼干”的滋味儿不好受。常规不破,零部件企业“有苦说不出”。很多零部件企业在采购原材料时几乎不具备“讨价还价”的能力,对“先付钱、后拿货”的现象也习以为常。

  “下游拖欠上游款项是行业内的通病。”业内专家指出,“整车企业不及时向零部件供应商付款,少则延后6个月,多则一年或更久,致使零部件企业运转资金不足,不得以再融资,增加了运营成本。”

  看似风光,实则不然。轮胎、轴承、润滑油等价格上涨的企业也不好过。正如双钱轮胎研究所所长钱瑞瑾所说,轮胎原材料等成本涨幅远超产品价格涨幅,“实际上,轮胎企业的利润也正在被压缩。”

  面对“涨”势,湖南亚太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董升顺坦言:“尽管我们经营规模持续扩大,但今年净利润可能持平,甚至下滑。”董升顺更指出,真正遇到大困难的是国内中小型零部件企业,由于产品同质化严重、技术含量低,价格优势丧失后,这些企业利润将严重下滑。

  此外,一些原来生产情况良好、具有一定市场份额的企业也在多重压力下陷入泥沼。一位制动行业专家更是直言不讳:2017年是中小制动企业的“坎”,制动企业大集团可以加大新产品投入保持利润和竞争力,几十人的制动企业可以见缝插针,在出口或后市场领域暂时维持生计,反而一些100~200人规模的制动企业,将面临“维持现状会亏本、多元发展少资金”的困境。

  这位专家还“点名”指出,过去商用车制动器领域某排名前列的企业,市场份额已严重下滑,陕西、浙江的某几家制动企业也已经陷入“死潭”。在今年这种形势下,这些企业或断臂求生,或破产重组。

  洞察先机 未雨绸缪

  宜未雨绸缪,毋临渴掘井。对正在经历产业结构调整的汽车零部件企业来说,更是如此。正确看待成本上涨等经济周期性变化,提前制定应对措施是零部件企业做强、做大的重要命题。

  上游原材料价格变动是国家工业结构调整的结果,是市场经济发展的结果,相关方应站在行业进步和发展的角度理性对待,有前瞻性的汽车零部件企业更应有所预见,提前准备。

  “我们认为,此轮成本上涨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个重要阶段。”董升顺表示,从更广泛的角度看,金融政策支持、金融秩序建立是支持中小汽车零部件企业成长的关键。

  压力与机遇共存。天津大学中国汽车战略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郭焱认为,在汽车工业电动化发展的必然趋势下,汽车零部件企业更要做的是“转型”,不仅仅是“升级”。在整车发展增速较快的情况下,一些中小型零部件企业虽然达不到大规模经营,但市场仍存需求,生存空间仍在;而在整车行业平均增速放缓、朝电动化发展的趋势下,将对这些传统汽车零部件企业产生重大影响。

  “从传统零部件转移到可以为电动车、节能车配套的产品是很多零部件企业未来的发展思路。”郭焱强调,在转型中也要注意思考,向成功者学习经验,向强调用户至上的互联网企业学习。“零部件企业要关注用户特性,而不是单纯的专业化特性,关注用户需求,与整车同步或者超前开发。”她说。

  另外,不得不强调的是,中国汽车零部件产业环境需要净化,监管力度需要再加强。陈启生感叹道:“上涨的成本,我们可以通过提升生产效率、推新产品等方式消化,以保证企业经营利润和发展需求,但多年来行业内长期存在、难以治理的无序竞争等现象是中国零部件企业难以积累利润、加大研发、产出精品的根本原因。”

(责任编辑: 龚磊 )

行业精英

胡汉杰:解放欲打造世界一流企业

胡汉杰:解放欲打造世界一流企业

胡汉杰表示,解放在2015年制定了十三五规划,未来...

杨正旭:重汽抢抓一带一路机遇

杨正旭:重汽抢抓一带一路机遇

杨正旭表示,六十年来,重汽高度重视国际化战略,...

谭旭光VS王金玉:合作才是硬道理

谭旭光VS王金玉:合作才是硬道理

近日,福田汽车党委书记、总经理王金玉率领管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