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联盟创造高价值:大陆集团重组看重未来出行    ·动力电池行业洗牌在即 谁会成为下一个“沃特玛”?    ·高质量发展是新能源汽车的必由之路    ·汽车金融行业:2018年市场规模将达1.39万亿元    ·成品油价下周一将迎下调 降幅预期增大    ·里卡多研发新型48V电动发动机 能量升成本降    ·长三角开展货运车辆“百日治超”行动    ·陕汽控股上半年产销突破10万辆    ·全国主要公路气象预报(7月18日20时至19日20时)    ·新海宜控股陕西通家 通家汽车全面战略升级    ·高标准新姿态 看帅铃T8如何塑造超级皮卡    ·捍卫上海绿水青山 漢風城市渣土车批量交付用户    ·美国:商用卡车无线充电技术已经运营    ·动力电池别急功近利 否则会成过眼云烟    ·罗兰贝格:新零售下中国物流企业的应对之道    ·为啥氢能源卡车那么少? 原因或许在这里    ·北奔开发电动卡车 已获兵器集团立项批准    ·新政接连实施 上半年车市格局生变    ·强强联手 华晨宝马与宁德时代达成长期战略合作    ·前景可期 传统车企与互联网企业竞逐自动驾驶领域   
当前位置   首页 > 卡车站 > 行业动态 > 正文
中经搜索

卡车司机生活现状调查:收费项目繁多 各种手段盘剥

2018年04月11日 07:54    来源: 中国汽车报 姚会法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纷争,有纷争的地方就会有江湖。这句话放在货运行业,也十分的贴切。从吐槽货运车辆年审、年检猫腻儿多到呼吁取消办理从业资格证,从严打治超治限到运费下降致使卡车司机生计困难,整个货运行业就如同血雨腥风的江湖,相互博弈、纷争不止。

  近些年,在车辆挂靠问题上,卡车司机与挂靠公司的恩怨也是越积越深,两者的对抗大战已然愈演愈烈。用民间卡车团队创建者刘树森的话说:“比起年审、年检、从业资格证等问题,你远不知道货车挂靠行业的水有多深。”

  名目繁多的收费项目

  说起挂靠行业,想必业内人士都有所了解。近年来,随着个体运输车主的增多,国家为了规范管理,规定从事货物运输的车辆必须持有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不过,在很多城市中,个体司机很难满足办证条件,必须挂靠到有资质的公司,由此,挂靠公司便应运而生。

  “最初,卡车司机与挂靠公司更像是一种合作关系,车主向挂靠公司缴纳管理费,挂靠公司给车主一个名正言顺从事货运的‘名分’,两者各取所需。”刘树森介绍说,挂靠公司除了能够办理营运资质,车辆过户、年审等琐碎的事也都可以交由挂靠公司包办,如果出现交通事故,还可以由挂靠公司出面协调。

  然而,随着货运市场规模的逐渐扩大,滋生了越来越多违规经营的黑心挂靠公司,使上述的合作关系逐渐变了味。

  “之前与挂靠公司合作,还处于一个相对平等的状态,但现在完全是由他们占主导。”刘树森表示,如今车辆挂靠到公司后,不可避免的是被要求缴纳各种不合理的费用。除了管理费还有保险费、过户费、年审费、二级维护费等等。这中间有多项收费纯属挂靠公司无中生有,卡车司机面对这些强制性收费如同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稍有不配合,车辆就只能闲置,无法正常营运。

  除此之外,挂靠公司还会虚报保险费,并从中抽成。而司机根本无从知晓具体的费用,只能忍气吞声多交几百甚至上千元。“另外,货车如果按政府要求提前淘汰,车主本应获得一笔上万元的补贴款,但由于这笔钱打入挂靠公司账户,他们就会用各种理由将钱私吞,最后车主是一分钱也拿不到。”卡车司机刘超无奈地说。

  “最可气的是,挂靠公司还会用各种手段来盘剥你的运费。比如你跑一趟活儿需要3000块钱的油费,挂靠公司会给你相应或者略高面值的油卡。由于这些油卡只能在指定地点加油,根本不值本身的价格。所以看似卡车司机没有亏本,实则每月少拿了很多钱。”刘树森向记者表达了对挂靠公司这些做法的愤怒和不满,“但只能吐槽一下罢了,平时绝对不能表现出来,因为我们还得从挂靠公司那里找货、拿运费,必须维持良好的关系。逢年过节还要请吃饭,送礼也是十分常见的。

  自己的车辆被强制抵押、抵扣

  除了乱收费和克扣运费之外,想把车辆从挂靠公司中转出也是难于上青天。

  “假如卡车司机中途发现挂靠公司有不合规的操作,进而想退出挂靠或者过户到自己名下时,各种费用就会接踵而来。”河南漯河立业快运有限公司总经理刘贺举告诉记者,挂靠公司不愿放弃卡车司机这块肥肉,所以设置了重重障碍,仅手续费、违约金和过户费的要价就高达数万元,而且不给开具任何纸质证明,让卡车司机有口难辩。

  “有些挂靠公司会私自将车做贷款抵押,一旦他们出现资金问题,卡车司机很可能要面临彻底失去车辆所有权的风险。”河北邯郸卡车司机李军辉表示,车辆办理挂靠时,挂靠公司会要求司机留下营运证、驾驶证复印件等材料。同时,由于涉及工商执照的办理,车辆自然要登记在挂靠公司名下,就这样,挂靠公司成为了车辆名义上的所有者。

  记者仔细搜集了关于车辆被挂靠公司抵押的案例,发现这样的情况并不在少数。其中,早在两年前山东汶上县的一名卡车司机刘强(化名)就遇到了这种情况。据介绍,刘强在2014年花费近20万元购买了一辆卡车,随后将车辆挂靠在当地的一家物流公司。2016年5月,该车被人强行开走,由于刘强车辆的所有手续全部放在了挂靠公司,即便他报了警,也是维权无门,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车白白被扣了几个月。

  “车辆被挂靠公司私自抵押的确是常有的事,因为车辆所有权以登记为准,挂靠公司抵押车辆,符合相关法律程序。针对这种情况,卡车司机能做的只有收集证据,但多数情况下没有任何作用。毕竟卡车司机是弱势群体,有时真的是有苦说不出。”刘树森无奈地说。

  经常有黑恶势力撑腰

  当然,挂靠公司的违规行为远不止于此。

  “近年来,挂靠公司在货运行业已然演变成了以帮派形式存在的黑恶势力。”四川宜宾的货车司机王立强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挂靠行业,有股黑势力参与其中,这些挂靠公司往往会采取非法手段,让原本正规的经营公司走投无路,最终只能面临被吞并、收购的结局。

  日前,南阳一位卡车司机赵威讲述了车辆挂靠在运输公司的惨痛经历。他介绍说,自己的一辆微型货车挂靠在一家货运公司名下。前段时间,原公司负责人突然将公司转让给了一名安徽人。至此之后,他们跑运输的所有费用都成倍上涨,服务费由原来的300元上涨到800元,二级评定和二级维护费用上涨了一倍,还要求每辆货车必须在挂靠公司处购买第三方责任险,如拒绝购买就必须交2000元押金。“说实话,真的不敢不交,新老板有黑道背景,如果跟他唱反调,下场肯定会很惨。”赵威说。

  在采访过程中,多名卡车司机向记者透露,近年来,货车挂靠收费标准大幅提高,且增加了不少强制收费的名目,让司机难以承受。“我们找挂靠公司交涉过,但他们却找一些社会上的混混与我们谈,我们真是欲哭无泪。在我看来,只有卡车司机联合起来,劲儿往一处使,才能改善这种局面。”卡车司机刘桐说。


(责任编辑:姜智文)

行业精英

胡汉杰:解放欲打造世界一流企业

胡汉杰:解放欲打造世界一流企业

胡汉杰表示,解放在2015年制定了十三五规划,未来...

杨正旭:重汽抢抓一带一路机遇

杨正旭:重汽抢抓一带一路机遇

杨正旭表示,六十年来,重汽高度重视国际化战略,...

谭旭光VS王金玉:合作才是硬道理

谭旭光VS王金玉:合作才是硬道理

近日,福田汽车党委书记、总经理王金玉率领管理团...